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

導語:提起鬼市,很多人一定聽得一頭霧水,甚至是一身冷汗。(編輯:SUN、P蛋兒)

其實,鬼市隻是一種特別的地攤文化,入夜撂地攤、做買賣,拂曉散市。在北京東五環的大柳樹市場,就保留瞭鬼市文化,而且這個鬼市很有特點:僅出現在每周三凌晨。

早前聽聞瞭不少關於北京鬼市的傳言:市集“神出鬼沒”、東西來路不明、100塊能買很多東西……事實真是如此麼?還有漸漸增多的年輕人又是為什麼來到這裡?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北京大柳樹鬼市

為瞭一探究竟,上周三的凌晨,我們親自探訪瞭這個傳說中的北京鬼市。

1、凌晨三點,你可能看不到真鬼市

網上不少人說:凌晨三點是鬼市最熱鬧的時候。但事實卻是,如果你真是凌晨三點過來,隻會見到以下場景:攤主們已經在打包收攤,陸陸續續離去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攤主收拾打包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攤主收拾打包

凌晨12點,這裡就已經熱鬧非凡。各個角落已經擺滿瞭攤位,不斷有人從黑暗中走來。

“淘寶”的人絡繹不絕,有的拿著麻袋,有的拎著行李箱,靜靜地翻找挑選自己感興趣的東西,攤主則靜坐攤前,除瞭議價不多言語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“淘寶”的人絡繹不絕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

大柳樹鬼市,隻有路燈照明,光線很暗,有的攤主會在攤位前放上照明燈。來鬼市“淘寶”的人,則都自帶手電筒,除瞭照明看清貨物,據說還是一種身份象征:證明不是外行。

通常,這群“內行”對上前詢問的陌生人隻說兩個字:保密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“內行”人在仔細尋找寶貝

那為何現在0點就成瞭最熱鬧的時候呢?

在這裡待瞭10多年的食品店老板告訴我們,現在很多古玩市場都拆瞭,以前這裡的攤位都不要錢,但是現在不僅要錢,而且逐年在漲價。現在的攤位費已經到瞭150元,攤主為瞭多收益,隻好早到早開攤。

另外,天氣也是一個原因,夏季晝長夜短,凌晨4、5點天就開始變亮,攤主不得不提早從各地趕來,十一點左右就開攤。

在夏天,想要感受最熱鬧的鬼市,就要趕在0點之前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燈火通明的大柳樹市場

盡管如此,大柳樹鬼市,依舊是一場每周一次的“聚會”。攤主陳列好各種物品,等著人們紛湧而至。但隻要你不走近,在早已夜深人靜的夜色下,根本不會察覺這裡是神奇的鬼市。

2、鬼市上賣的東西,並不隻是古玩

來鬼市之前聽說這裡是賣古玩古物的,跟北京潘傢園的文玩散攤差不多。真正逛起來,才發現“鬼市”也在與時俱進。

古物文玩也是有的,但真真假假隻有懂行的人能說出個所以然。有趣的是,別說真假,有的東西連攤主也不明白它究竟為何物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鬼市的古玩

除瞭古玩,占絕大部分的物件是建國以後的舊物和千禧年前後的舊物,如今還出現瞭當下流行的電子產品和時尚潮牌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有年代感的膠片機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兒時比較時髦和流行的磁帶、VCD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“大牌”的經典款包包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各種香水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還有各種高科技產品

早前聽說鬼市的東西,大多來路不明,說法頗多,比如:偷的、搶的、挖掘盜墓的……甚至連攤主身份也非常神秘。

但一切並非那麼神秘。

攤位上販賣的貨物,或是收集自小區、鄉鎮、農村;或是店鋪倒閉後被攤主“一鍋端”下來。收瞭的東西全賣,從來不留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收瞭的東西全賣,從來不留

鬼市的攤主,大多都是外地人,周二晚上驅車過來,周三清晨離去。有的攤主甚至是拖傢帶口的來到這裡,自己打點攤位,孩子在一旁熟睡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攤主大多外地人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

盡管今天的鬼市,更像一個二手貨跳蚤市場。但是穿行在這些琳瑯滿目的物品中,仿佛穿越回到過去。那些沒有經歷過的時代,在這些物品身上得到承載和封存。

3、100塊真的能買到很多東西麼?

來鬼市前,我們還看到一種說法:鬼市的東西便宜到爆,2塊錢買一個bp機,5塊錢買一部老電話,看中的寶貝可以詢價,也允許還價,不過一旦砍價成功,就不能再次殺價,且必須成交。

現在,事實也並非如此。

先別說那些看起來有價值的古玩,就連一般的東西,也沒傳說中的那麼便宜。

↓比如這種老式印花襯衫,明碼標價35元,不講價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

↓專賣雷朋、古馳等大牌眼鏡、手表的攤位,盡管都是A貨,價格也在200-500元不等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

↓還有更厲害的,“瑞士豪利時限量版”要價在4000元以上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

鬼市市場分為兩個不同“等級”,一種是“專業版”,另一種是“接地氣版”

專業版是開著車來擺攤的,貨物比較全,但也貴。接地氣版多為本地人,大多托著行李箱隨地一擺就開賣的。

接地氣版攤位的東西也不便宜。我們在一個攤位購買瞭一副玻璃材質的眼鏡,在和攤主幾番討價還價後,最終以60元的價格成交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花60元淘到的眼鏡

如今的鬼市也沒瞭“還價後不能反悔”的說法,買不買全憑個人喜好。

鬼市不搞3.15倒是真的,即使買到假貨也隻能自吞苦水。攤主對貨品真假也不避諱:“不用辨別真假,它本身就是仿的,真假都是一個價。”

結伴而來的人,看中一個物品,會坐下來仔細研究真假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一群人圍著研究

互聯網的發展,讓線上舊貨網站和二手交易變得如火如荼,但這種傳統的交易模式和獨特的時間設置帶來的體驗感,是互聯網技術所無法替代的。

有人在這裡淘著寶貝懷念過去,也有人在這裡紓解好奇心,一不小心買到真貨發瞭財。

4、鬼市上可以“淘物”,也能“淘人、淘故事”

大柳樹鬼市裡的交易,火爆而熱烈,緊張卻無聲。

來逛鬼市的通常有三種人。

一是北京城的老玩傢,就愛玩舊貨,他們會專註地研究寶貝。在這裡想淘到真傢夥,憑的是知識,靠的是眼力。二是附近的傢庭婦女,她們會來淘一些廉價卻實用的日常用品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鬼市老玩傢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鬼市交易

來這裡的還有一類人,年輕的潮男潮女。

這些“抖腿青年”,大老遠跑來卻未必有很強的目的性,有的是出於好奇,有的是出於對復古潮流的喜愛,還有的是,想從一堆“垃圾”中淘到隻屬於自己的時尚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年輕的潮男潮女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他們會對自己喜歡的東西仔細研究

這些青年,也並非想象中的“街頭混混”、“不務正業”。

反倒,在這裡能夠看見年輕人少有的放松狀態:在淘到自己喜歡的寶貝時興奮地沖出人群。無論是買到瞭古著,卡片相機還是配飾項鏈,關鍵是,這是他們想要的。

在鬼市的一個小攤位,我們遇到瞭一位時尚的年輕女孩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鬼市遇到的時尚博主

她笑稱自己是“過氣網紅”。北京城市的發展節奏和速度,讓她終於放下瞭一些“執念”,從網紅博主轉行做瞭獨立服裝品牌設計,並開瞭淘寶店。

她說,在大柳樹鬼市,能讓自己的生活真正慢下來。

每兩三周她會來一次鬼市淘些小件,買的較多的是相機,也會買些擺件當裝飾品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喜歡淘的小物件

在她看來,復古其實是種風格,古舊的物件是時代的縮影。當你接觸那個時代的物件、音樂或是電影時就會不由自主地跟隨那個時代的穿著打扮,是情懷,也讓人樂在其中,久而久之便成瞭風格。

當我們準備離開鬼市時,我們還遇到一位“資深”鬼市年輕淘客老A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老A每周都會拉著行李箱來鬼市

和其他來到這裡的年輕人不太一樣,老A每周都會拉著行李箱來鬼市。

他享受在鬼市不起眼的小攤上淘寶貝,四年來,他已經淘瞭數以萬計的物品。

↓各類經典的老唱片,立馬把人拉回孩童時代。在他的傢裡,從鬼市淘來的唱片已經堆砌成墻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各種磁帶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堆砌成墻

↓各類復古配飾。在他看來,很多復古都是經典不過時的,時尚的概念太廣泛,真正的個性化還是屬於小眾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各類收拾配飾

↓包括老式的條紋、印花襯衫,包袋,鞋履等等。對比當下不斷推陳出新的時尚單品,老A覺得復古時尚更有韻味和情懷。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

《凌晨三點,我們去瞭趟傳說中的北京“鬼市”》

看似不起眼也沒有價值的舊貨,經過交易,卻讓文明得以傳遞。也因為有瞭這些,無聊的年輕人,找到瞭定義自己時尚風格的名詞。

城市發展的節奏,霓虹的繁華和鬧市的喧囂幾乎已經侵入每一個角落。但在鬼市,一切都慢瞭下來。

可能並不是每個來鬼市的人都是有故事的,但是想想,除瞭這裡,還有什麼地方能讓你甩下一張一百塊的紙幣,就買到心滿意足的潮流談資呢?

点赞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