豺狼兄弟

    張生長得貌若潘安,俊朗不凡,且氣質飄逸,活脫脫一個玉面美少年,偏偏還才高八鬥,見識廣博。
    不過張生傢裡窮的開不起鍋,好在劉員外看中他的才華,把他聘用到傢裡當教書先生。
    次日,劉員外笑瞇瞇的把他招過來,開口說道:“張生啊,你這個窮小子,真是走瞭八輩子的狗屎運瞭,我的女兒看上你瞭,你就入贅到我傢裡來吧。”
    張生一聽臉色大變,連連搖頭拒絕。
    要知道鎮上的人誰都知道劉員外的女兒阿星長相醜陋,胖如豬頭,且心腸歹毒又變態。
    阿星沒事的時候,最喜歡折磨手下的丫鬟奴仆瞭,聽說不少丫鬟奴仆被她折磨而死,
    而且阿星已經有過二任丈夫,他們都是入贅到劉傢的,可是沒多久就傳出新郎暴斃而亡的消息。
    大傢都知道,其實新郎根本不是暴斃,而是被劉員外的女兒阿星折磨而死。
    劉員外一看張生拒絕,和顏悅色的臉立即繃緊,不客氣道:“張生,你莫要不識抬舉,若不是我,你早就餓死瞭!”
    “劉員外,我自然記得你的恩德,你讓我做豬做狗都好,就不要讓我娶你女兒!”
    誰知這話讓心腸歹毒的阿星聽到瞭,隻見她挺著壯碩的身軀,扭著屁股走瞭過來,指著張生的鼻子道:“張生,你若是不娶我,我就讓我爹殺瞭你!”
    張生第一次看到阿星,隻見她肥頭大耳,嘴上塗著鮮紅的口紅,就像剛剛喝過人血一樣,嚇的張生全身發抖。
    在看她那雙眼睛,三角眼倒豎,一副兇悍模樣,簡直是恐怖至極。
    張生心想就算是死,也不會娶你這種長相醜陋,心腸歹毒的女人。
    不過他為瞭活下來,假意答應瞭這樁婚事。
    接下來,劉員外傢裡開始張燈結彩,準備婚事。
    這歹毒的阿星,貪圖張生的容貌,竟然心急今晚就要張生娶她。
    於是劉傢上上下下忙做一團,都在操辦兩人的婚事。
    按照禮節,張生入贅劉傢,一會兒阿星就會騎著白馬接張生去劉傢。
    張生坐在自傢簡陋的屋子裡,穿著新郎禮服,渾身不自在。
    他很快扯下瞭新郎禮服,想到老娘在臨終前對他說過,屋子裡有個密道,直通後山,也讓張生遇到危險時應用。
    當時張生不以為意,也就沒問密道的具體位置。
    如今幾個壯漢就守在屋門口,他根本沒有出路,唯一的出路就是密道。

    “新郎官好瞭沒,小姐已經到瞭……”
    張生心裡可急瞭,阿星這麼快就到瞭。
    他咳咳一聲道:“告訴你傢小姐,若是想讓我真心娶她,就讓她等一等。”

    這時候,外面沒在催促瞭,張生開始在傢中尋找密道。
    不多一會兒,他竟然發現廚房的大米缸下,竟然有一個密道。
    張生欣喜若狂,朝著密道而去。
    這時候天已經黑瞭,張生通過密道來到瞭後山。
    後山荒無人煙,山林裡時有財狼野獸出沒。
    不過他發現,劉傢的人已經發現瞭這條密道,他看到山下無數火把朝著後山而來。
    若是被他們抓住,那還不一頓好打,就算娶瞭阿星,也會被她折磨死。
    張生咬瞭咬牙,心道就算被豺狼虎豹吃掉,也不要娶這恐怖的女人。
    他依然朝著山裡而去。
    天黑以後,山裡濕氣重,地面滑,更是伸手不見五指。
    張生一路上摔瞭好幾個跟鬥,膝蓋都摔破瞭,他還是一刻不敢怠慢,朝著山裡而去。
    走著走著,隱藏在黑雲後的月亮露瞭臉,把山裡的路照的亮堂堂的。
    張生借著月光,大汗淋漓的往前走。
    其實他也不知道,去向何方,隻想先躲過劉傢的人在說。
    走著走著,張生看到路上有兩個長相兇悍的大漢,正和一個瘦高個打架。
    瘦高個身材消瘦,眉眼細長,尖嘴猴腮,看起來三個都不是好人。
    最後三人扭打到一團難舍難分,不分上下。
    三人見有人路過,瘦子喊道:“小子,快撿起地上的石頭,砸死這兩個兇惡的大漢。”
    “別聽他的,他可不是什麼好人,快快砸死他。”
    兩個大漢也向張生求饒起來。

    張生舉起石頭,根本不知道幫誰。
    要知道他隻是路過,自己還在逃難,怎麼有時間幫人。
    不過他看三人面相,都不是好人。
    瘦子長得賊眉鼠眼,兩個大漢一身賊肉,長相兇狠,看來也不是善茬。
    可是如果不幫他們,待會他們打完瞭,一定會找他報復的。
    張生也不知道幫誰,閉著眼睛,手拿石頭,朝著前方砸去。
    隻聽撲通一聲,瘦子頭破血流倒在地上死去瞭。
    “恩公,受我們兄弟一拜。”
    “罷瞭罷瞭,我還在逃難,下面還有人在追我。”
    張生把自己的遭遇說給兩兄弟聽瞭,他們聽後願意讓他去自己傢中躲藏。
    張生也不管這麼多瞭,跟著兩兄弟去到他們傢中。
    也不知走瞭多久,張生終於看到前方有一間茅屋,也沒想道這深山老林之中,居然還有人傢居住。
    張生來到兄弟二人傢裡,更是坐立不安,因為他聽到磨刀霍霍。
    就這樣張生在忐忑中度過,終於等到瞭兄弟二人為他送上一碗肉湯。
    “恩公,把肉湯喝下吧。”
    張生看瞭看兄弟二人,這才放心下來,原來他們面惡心善,剛才磨刀霍霍,原來是為瞭給他做肉湯。
    張生大口吃肉大口喝湯,終於吃瞭個滿足。
    事後還問道:“這是什麼湯啊,竟然這麼鮮美。”
    “蛇湯!”
    張生聽後幾乎想要吐出來,兄弟二人卻說道:“恩公,千萬別吐,蛇湯可是上好的補品。”
    張生這才放心下來,當晚就睡在二兄弟傢中瞭。
    等到天亮的時候,張生醒過來看到眼前的一切,嚇的心驚膽戰。
    他看到兩隻豺狼正睡在他旁邊,他們還打著鼾,嚇的就要拔腿就跑。
    這時候,兩隻豺狼醒過來卻說起瞭人話:“恩公莫要害怕,雖然我們是修煉成人形的豺狼,可是從來沒有害過你。”
    張生聽瞭豺狼兄弟的話,反倒鎮靜下來,和那些心腸歹毒的人相比,豺狼兄弟好太多瞭。
    所以有時候不能光看表面。
    後來張生幹脆留在瞭山裡和豺狼兄弟作伴,還娶瞭他們修煉成人形的豺狼妹妹。
    豺狼妹妹長得漂亮,心地又善良。
    直到有一天,張生看到漂亮的妻子,嘆氣道:“你們修煉成人形,可以活幾百年,而我區區人類,短短幾十載,可惜我不能和你相伴到老。”
    豺狼妹妹噗嗤一笑,告訴瞭他真相。
    原來那天被打死的瘦高個,竟然是修煉成人形的蛇,隻因他心腸太壞,經常下山去毒害世人,豺狼兄弟見瞭氣不過,這才和他打架。
    “我兩個豺狼哥哥給你喝的蛇湯,可以讓你延年益壽,可以跟著我們一起修煉成仙。”
    據後世人說,張生和豺狼兄弟一傢得道成仙,有事沒事的時候,還經常下山幫助窮人。

  更多精彩故事,請繼續瀏覽

点赞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