陰差抓錯魂

    話說有個倒黴蛋叫王建國,上半夜還好好的,下半夜就無端被陰差勾瞭魂,被帶到九泉之下見瞭閻王。
    王建國一路喊冤,見瞭閻王更是像見到瞭救世主。“閻王爺,我身體並無大疾,怎會暴斃身亡?一定是哪裡弄錯瞭。”
    “呸!你給我閉嘴!萬物生靈的生死大權全部掌握在本王手裡,本王叫你三更死,你斷然不會五更亡。這生死薄上記得清清楚楚,你何冤之有?”閻王不由分說,一通呵斥。
    “大王息怒!大王有所不知,我這年代出生的人取名叫建國的多不勝數,況且王姓又是第一大姓,因而重名者習以為常。我在陽間早就聽說大王明察秋毫,一絲不茍,絕不會做冤枉人的事。大王若能讓我看一眼鐵證,我就是投胎去做豬狗也心甘情願瞭。”王建國說。
    “好,就讓你死個心服口服。”閻王爺何等威風,一介鬼魂哪會放在眼裡,竟要和王建國這般囉嗦?主要是這王建國拍那幾句馬屁讓閻王爺有些飄飄然,心中喜悅,自然也是要做個鐵面無私的舉動讓眾鬼魂看看的。於是翻出生死簿來,逐一核對生年卒月,祖籍住址,結果還真是抓錯瞭人。這方圓百十裡,果真還有另一個王建國,而被抓來的這個王建國著實還未到死期。
    “黑白無常!”閻王大喝一聲,“爾等身為神明,竟然做出這等皂白不分的事來,該當何罪?”黑白無常慌忙跪下求饒。
    王建國也知得罪不起神靈,也幫忙求情,說:“大王,這叫王建國的實在太多,那人出生年月和我一樣,離得也近,兩位神差公務繁忙,出這樣的差錯也怨不得他們。再說,我在陽間前途已毀,生無可戀,替那該死的王建國我也心甘情願,說不定也是功德一件。”王建國說的倒是實話,這冤情澄清瞭,無非就是被遣回那無用的軀殼,還不如早些投胎瞭重新好好做人。

    閻王果真不再追究黑白無常,轉而對王建國說:“本王最是公平,你既然心甘情願代人受過,本王也不能委屈於你。正好有個差事,缺個合適的人,本王看瞭你的生平,必能勝任,就由你去擔當吧!”
    正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,王建國心中狂喜,連聲稱謝,隨著指引去赴任。本是天降大任,哪知王建國卻搞砸瞭。
    原來,冥界的錢財物資均由生人供奉,誰傢親人離世,燒的紙錢和其他物品不是直接轉到陰間該人名下的,而是統一收取,再按照死去的人在世功德發放。那些在世時作惡多端的,自然是一點也分不著。王建國就是被分去掌管一個鄉鎮的錢物,然後層層向上押運。
    剛開始,王建國因為當瞭陰差,欣喜若狂,幹活格外有勁,也是兢兢業業,克己奉公。到瞭後來,王建國也知道這上頭還有管一個縣的錢財物資的,還有管一個省的,當然也有管所有生靈大地的。同僚告訴他,管的地界越大,享受的東西就越多。他們隻是底層跑腿的,混個溫飽而已。那些管得寬的,伺候他的女鬼都要漂亮得多!看來鬼也得往高處走啊,不行,得想個招,混出個鬼樣來才行!王建國暗自下瞭決心。

    又到瞭過節的時候,紙錢和祭品物資多瞭起來,王建國和幾個手下忙得快跑斷瞭腿,把錢物送到上級那裡時,看到他們悠哉樂哉的快活樣,王建國心中憤憤不平。於是,後面的時候就開始克扣一些錢財,拿來私自與弟兄們分瞭,當然,他拿得最多。
    後來,一次偶遇黑白無常到他的地界抓魂,那二位對他略微心存感激,和他打瞭下招呼,王建國趁機送瞭些貴重傢什給他們。沒過多久,王建國就被提拔去管一個縣的財物去瞭。
    原來這陰間和陽間一樣,升官的道理也是相差無幾的,而且無人監管,放任自流,這點比陽間好他千萬倍。王建國深諳此道,大肆斂財,然後再遣人送與要緊的陰差,最後竟然步步高升,成瞭一方要員。隻是鬼欲難填,冥界雖然錢多,祭祀物品卻是稀奇貨。王愛建國就想方設法逼他所管的陰魂,托夢與陽間的傢人,索要財物。一時,鬼亦怨聲載道,王建國被捉回閻王殿。
    閻王殿上,王建國想抵賴,閻王大怒:“你以為你欺瞞得瞭本王?陰間雖無人監察,但是哪裡有污穢之事,此方上空必有烏氣凝聚。人間三歲小兒皆知舉頭三尺有神明,你在陽間的仕途正是毀於貪婪,到瞭陰間你竟然還不知悔改!冥界可不是隨便讓你蹲幾年逍遙的大獄就可以消除孽業的。來呀,左右,推出去給我放到油鍋裡炸瞭!”
    “大王饒命!”王建國後悔莫及,哭喊著求饒,但是根本無濟於事,被兩個兇神惡煞的陰差拖出去瞭!

  更多精彩故事,請繼續瀏覽

点赞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